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  四名美女大学生被轮姦

四名美女大学生被轮姦

「不闹了——出去了!」

走入浴室的婉莹对着一直在捉弄她的雨薇下了最后通牒:

「你再闹我就把水泼在你的身上啦!」

看见婉莹生气的样子,活泼好动的雨薇只好知趣地走出了浴室。她一边带上浴室的门一边嘀咕着「只不过是开玩笑而已吗……」。看到雨薇的窘相,雅仪笑得都直不起来腰了,另一边的晓雯也开心地笑了。浴室内的婉莹也像凑热闹似的打开了水龙头,发出了阵阵水声。

「你也太过分了,明知道婉莹要洗澡还捉弄她!」

「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开个玩笑啦。」雨薇的脸像个无辜的孩子。

「好啦好啦,我和雅仪去屋里看电视去了,你去不去?」晓雯问。

「不去,又是肥皂剧和帅哥,无聊。我在客厅玩电脑游戏好啦。」

…………

傍晚,市郊的一幢刚刚建成的住宅楼内,各种装修的声音此起彼伏。四个美女大学生就住在四楼的一个两居室内,这是她们一起租的房子,因而没怎么装修,自然也要比别的住户入住要早,这楼内目前只有她们一家住户。她们对环境的嘈杂早已适应,所以生活得十分舒适,并没有觉得十分烦恼,可是正是这一切,正在把四个年轻美丽的女孩拉入黑暗……

「咚咚——」有敲门声响起。

「谁啊?」雨薇走向门口。

「楼下装修的。楼下漏水,想来这里看看是怎么回事。」

「那进来吧。」雨薇丝毫没有起疑心,把门拧开了。

当第五个人进来的时候,她终于察觉其中的异样,可是已经太迟,一把刀子已经横在了她的脖子上。她眼睁睁地看着十七个民工走进了她们的屋子。最后一个民工狞笑着关上了房门……

接下来有几个人走进了屋内,晓雯和雅仪正在为连续剧中的主人公命运担心。可是真正应该被担心的,恰恰是她们自己的命运才对,还没等她们对于闯入做出反应,她们的嘴已经被捂的严严实实。

「只有三个,还少一个给弟兄们啊。」一个光头对一个脸上有刀疤的人说。刀疤什么也没说,只是指了指浴室的灯光,光头立刻会意地笑了……

「光头,你带九个人到那个屋里去把那两个女的给分了,小黑和你那三个弟兄就呆在客厅,阿龙阿庆跟我走!」刀疤说完,就脱光衣服走向了浴室。

…………

浴室内的婉莹由于淋浴的声音和门外雨薇所玩的游戏中的伴音声音都很大,根本没有感觉有任何异常。她正在清洗那令自己十分骄傲的身体,沾满芳香沐浴露的双手正在那美丽的身体上滑动。她的双手首先轻轻地由脖子滑落至双乳,藉着沐浴露的湿滑在乳房上轻轻地揉捏着,乳房受到双手的压迫而抖动着,也努力地变换着形状,在双手的擦洗下,她的双乳更加挺立,两个可爱的乳头也慢慢变硬了。她的双手又顺着肌肤滑落到腹部,原本乾燥的阴毛被水湿了之后,紧紧地贴在阴道和大腿的内侧,遮住了阴部的那条动人的裂缝,接下来她满是沐浴露的双手在阴道上轻轻的一滑,阴道和阴毛随即粘上了很多的沐浴露,接着屁股上也粘了不少的沐浴露,她轻轻地擦洗着阴道和屁股,就这样,她用心地缓缓擦洗着她的胴体。与此同时,邪恶的脚步正在一步步接近这沐浴中的美女……

「咣!」浴室的门被用力推开了,由于屋里住的都是女孩子,婉莹并没有锁上浴室的门。听到有人推门,她以为还是调皮的雨薇。她用手接了一些水準备教训一下雨薇,就在她回头的一剎那,她惊呆了!

她面前站着三个赤裸的陌生男人!!!

她立刻惊叫了起来「救命啊——快来人啊——雨薇————救救我————救命啊————」刀疤淫笑着,一步一步接近了一丝不挂的她。「你叫吧,现在马上就他妈是晚上了,装修的声音又那么大,这里又没有住的人,看谁来救你,我劝你还是好好地陪老子爽一下吧。」刀疤一边说一边继续逼近无助的婉莹。

「你们要钱我给,求求你,别过来,我给你们钱——」婉莹被刀疤逼到了浴缸的角落。她想让这些恶狼停下邪恶的脚步,但,那是不可能的。

「老子要的就是你!」伴随着婉莹的尖叫,刀疤向她猛扑过去,将她按倒在浴缸中。婉莹的抵抗由于浴缸的湿滑毫无效果,反而更激起了刀疤的兽性,他把婉莹压在身子底下,用他充满恶臭的嘴去亲吻婉莹性感的双唇,他的双手则移向了婉莹高耸的双乳。婉莹拚命地躲闪着不让他吻住自己,可是当他的双手抓住婉莹的双乳时,他的嘴唇最终吻上了婉莹的双唇,夺走了她没有给予任何追求者的初吻。

「呜呜————啊——呜——」被吻住的婉莹仍然在呼救,可是别人根本听不清她说些什么。

刀疤的口臭让婉莹简直要昏过去,可是来自乳房的剧痛却使她不得不回到现实中来,刀疤的手正在婉莹那引以为傲的双乳上肆虐,他用力掐、捏、挠着婉莹的乳头,婉莹的双乳在刀疤的用力之下改变着自己的形状。然而刀疤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他双手的力气越来越大,彷彿把婉莹的双乳当成了两个皮球一样。婉莹的痛苦只有她含糊不清的喊声能表达:

「啊——呜——呜呜——呜——啊——啊呜————」

过了一会,刀疤的双手终于从婉莹的双乳上拿开了,他的臭嘴也从婉莹的双唇离开,婉莹终于可以清晰地说出字句了:

「不要——求求你——啊——救命啊——救我——」

刀疤满意地看着身下惨叫着的美女,又扑了上去。他的牙齿咬住了婉莹已经变硬了的左乳,左手继续蹂躏婉莹的右乳,而他罪恶的右手则缓缓伸向了少女的禁地。

「啊——————不行——痛啊————」来自左乳的剧痛使得婉莹的眼泪夺眶而出。可来自下体的警报更让这个美丽的少女浑身颤抖。

刀疤的右手在少女美丽的下身肆意摩挲,可爱的肚脐、光滑的大腿、丰满的屁股他都没有错过,最后他的双手停在了那一片神秘的森林。刀疤开始用自己的右手探索婉莹紧窄的阴道。

「求你——快拿开———不行啊——啊——」婉莹无助的叫喊丝毫没有效果。

刀疤一边感受着来自左手的快感,一边将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併拢,慢慢插进了婉莹的阴道,来自指间的温暖让他血脉贲张,更让他难以抑制自己慾望的是,他的手指遇到了一层薄薄的阻碍。

「还是个处女呢,哈哈哈——」刀疤将嘴从婉莹的左乳移开,说出了一句话,可那淫秽的笑声在婉莹听来几乎等于死神的声音。刀疤的右手开始轻轻的抽插,婉莹的禁地从大阴唇到处女膜都感受到了这个非法入侵者的刺激。刀疤已经能感受到身下这个青春美女的微微颤抖。

「别——不要————不——求你————啊————不行——救命——」

随着刀疤手指的抽插,一种莫名的感觉在冲击着婉莹的大脑,但婉莹知道,一旦叫出来,他们就一定会更兴奋的,可是一个从没有经历过这种刺激的处女怎么能忍受住这种侵犯呢?大约5分钟之后,从那神秘的阴道里流出了白色的黏液,并且随着刀疤的动作越来越多。婉莹紧咬着牙关,力争不让自己叫出声来,可是身体的反应已经给了刀疤足够多的信息,他已经无法忍受了,胯间的阴茎由于兴奋已经胀成了紫黑色,他準备开始强姦身下的美丽处女了……

「阿龙,擡起她的左腿!」看见阿庆迫不及待地在婉莹的双乳上发洩着,刀疤把那边也已无法等待的阿龙叫了来。自己则把婉莹的右腿架在了右肩上。婉莹已经明白他们要干什么了,开始拚命挣扎,扭动自己的身体。可一个年轻少女怎么能敌得过三个慾望缠身的成年男子呢?她的双手被阿龙紧紧按住,一双美丽的腿被刀疤架在了肩上,婉莹的阴唇已经可以感受到刀疤阴茎的温度了。可怜的婉莹只能疯狂摆头,可这却是于事无补。

「求你————不要——不能————不可以————放开——饶了我——」婉莹悲慼的哭叫着,而刀疤则狞笑着看着她。

「不!!!拿开!不!!!救命啊!!!啊——不要——」刀疤的阴茎已经攻破了婉莹阴唇的防御,开始在婉莹的阴道里长驱直入了。一旁的阿龙和阿庆已经等不及了,阿龙大声喊「老大,干了这个处女!」阿庆捏婉莹乳房的手也更加用力了。

「啊—————不————疼啊————不啊————」婉莹尖厉的惨叫证明了她贞洁的象徵已经被刀疤罪恶的阴茎破坏掉了。刀疤的阴茎一插到底,那巨大的阴茎贯穿了婉莹的阴道直顶婉莹的子宫口。婉莹的身体剧烈抽搐着。似乎无法忍受这种暴力,大滴大滴的眼泪从婉莹的眼角滚落下来。可是刀疤没有停止的意思,在夺走婉莹的处女之后立刻开始深深的抽插,丝毫没有怜惜,每一次冲击都伴着婉莹声嘶力竭的惨叫,每一次冲击都直逼婉莹的子宫口,每一次冲击都带出处女的鲜血,把浴缸里的积水染成了粉红色。刀疤的阴茎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他开始用下流的语言表达,让失身的婉莹更加痛苦。

「操,好爽,小逼真紧,我戳,我戳,我戳,我他妈干死你。」

「痛啊————停下来————啊————不可以——停啊——疼死了——」

「不要钱的处女,我他妈干死你。我操,好多水啊,我干死你个处女」

「不行啦——————痛——求你————别————不要————」

刀疤的动作越来越快,似乎身下的婉莹已经昏过去一样,可是婉莹并没有昏过去,可能她宁愿昏过去也不愿意被人这样强姦。她苗条的身体被刀疤紧紧压在身下。两条腿被架在刀疤肩上似乎要断掉了。更让她难以忍受的是来自下身的剧痛,阴道好像要胀破了,残余的处女膜正在一点一点地被阴茎摩擦掉,子宫口一次次承受着兽慾的撞击。婉莹感觉自己好像马上就要死了一样。

「啊——要死了————求————你————停————啊——」

婉莹突然感觉身上的刀疤擡起身来,也许一切都快结束了吧。可是事实并非如此,刀疤把手按在了婉莹的肚子上。并且非常用力地按了下去。

「妈的这小妞身材真他妈好,你们来按按,我都能摸到我自己的鸡巴。」刀疤叫到。于是又有两只手伸了过来,可是挤压的剧痛却让婉莹痛不欲生。她痛苦地喊着:「别————压了————求————疼——疼————啊——」可是却并没有阻止那些邪恶的手的动作。

「真的!」「老大快点,我忍不住了。」

刀疤开始冲刺了,一遍一遍的活塞运动让婉莹死去活来。她已无法抗拒这暴力的强姦,能做的只有惨叫和流泪。下身已经麻木了,刀疤的抽插带来的完全没有快感只有无尽的痛苦。

「啊————我——疼————好疼——轻————慢一点————」

在刀疤不停的抽插中,婉莹感觉有什么东西从阴道里流了出去。与此同时,她听到了刀疤恐怖的笑声。「这小妞洩了,哈哈,真舒服,处女就是处女,真他妈舒服,哈哈哈哈。」刀疤抽插的更用力更迅速了。过了一会儿,刀疤发出了野兽一般的吼叫,他用力一顶,阴茎顶进了婉莹的子宫,一股液体从刀疤的阴茎射出,射进了婉莹的子宫。

刀疤把婉莹的两条腿放了下来,自己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就在他拔出已经软掉了的阴茎的同时,精液和处女血的混合物就从婉莹那大阴唇已经不能掩盖的阴道口里流了出来。婉莹在他结束之后一直在啜泣,下身的疼痛让她痛苦万分,她以为一切都结束了,可是当阿龙和阿庆把她抓起来转身之后,她又看见了那个她一切痛苦的根源。她惊恐地看着刀疤,不知道他要对自己做些什么。就在这时,抓住婉莹的两只手鬆开了,被强姦得软弱无力的她一下跪倒在浴缸里。

「骚货,现在你就是个破鞋了,痛快过来含着我的鸡巴。」刀疤向她说着,她拚命地摇头并且向后退,可是不知道何时站在浴缸里的阿龙拦住了她,婉莹被两个

男人夹在了中间。

「快点,不然划你的脸,不许咬,妈的。」阿庆拿起了一把一直放在一旁的匕首威吓已经失身的婉莹。婉莹无可选择,只好忍辱将那沾满自己处女鲜血和骯髒精液的阴茎含入了嘴中。眼泪不住地从她的那双动人的大眼睛里流出。

「舌头快他妈动,不动我给你割下去。」刀疤似乎并没有得到太多的快感,他一边用手扇着婉莹的耳光一边喊到,婉莹这样一个刚刚被他夺去贞洁的弱女子又能怎样呢,她只好用舌头在那根腥臭的阴茎左右舔来舔去。不一会刀疤的阴茎便又重新变得令婉莹心惊胆战,但婉莹却毫无选择,只能继续无奈地为夺去她最宝贵的处女贞洁的人带来兽慾的快感。可这种无助的屈从却更让这三个禽兽兴奋,刀疤已经不满足于婉莹的慢慢吸吮,用手把住婉莹的头开始抽插,只不过不是在婉莹娇嫩的阴道里,而是在她的嘴里。他的阴茎几次深深插入婉莹的喉咙,差点让婉莹窒息,可这并不是最令婉莹担心的,最让婉莹恐惧的是这个窄小的浴室里还有两个没有得到满足的禽兽,更令她浑身战慄的是,阿龙已经抓住了自己的屁股。她想逃脱,可是却没有办法,只能无奈地屈从于命运的安排。

阿龙的慾火已经无法遏止,仅仅是抓住婉莹的屁股肆意挤压玩弄已经不能满足他的慾望,他的阴茎早已无法等待。就在婉莹被迫为刀疤口交的同时,他也準备强姦面前的这个刚刚被破处的性感美女了,他紧紧抓住婉莹的纤腰,向后一拉,同时将阴茎对準像马一样趴着的婉莹身体上的目标,用力一挺,坚硬如铁的阴茎便直挺挺地插入了婉莹带血的阴道。他身下的婉莹猛地一震,由于刚刚被刀疤疯狂抽插的阴道已经有几处流血的伤处,再加上角度的原因,当阿龙插入时,她已痛的无法忍受。婉莹疯狂地摆脱了刀疤把住自己头的手,吐出了那根阴茎,大声惨叫:

「不要——————疼————破了————啊————不——」

可是这群禽兽哪管婉莹的死活。在婉莹痛苦的呻吟声中,刀疤给了婉莹两记响亮的耳光,重新把她的头拉向自己已坚硬似铁的阴茎。听见婉莹的惨叫,另一侧的阿龙更加兴奋,更用力地抽插,那粗大的阴茎让婉莹痛苦万分。

「疼啊————不———求——呜————呜————」

刀疤又一次将阴茎捅进了婉莹温暖的口腔,从让婉莹难以忍受的口交中寻求兽慾的快感。阿龙在不停息的抽插中仔细观察了身前这美丽性感的女体:一个浑身白皙的女孩用手脚支撑在积满粉红色液体的浴缸上。一头飘逸的长髮被汗水粘在光滑的脊背上,显得格外妩媚迷人。动人的纤腰随着自己的大力抽插而前后摆动。这无疑更让阿龙兴奋,可当他低下头观看自己进进出出的阴茎时,一股直冲大脑的快感差点让他立刻缴械:两片丰满可爱的白臀有节奏地不停抖动,中间的肛门一直因为痛苦而抽搐。自己乌黑粗大的阴茎和婉莹洁白的身体形成了巨大的差别。这使阿龙意识到,自己在强姦的,是一名早就被盯上了的美女大学生。这让他更加用力地去蹂躏可怜的婉莹,青筋暴胀的阴茎每次抽出都沾满白色的黏液和处女的鲜血,婉莹娇嫩的阴道已经不能承受这般猛烈的入侵,充血的大阴唇已被阿龙的阴茎抽插得开始外翻,阴道里粉红色的粘稠液体没有大阴唇的阻碍,开始随着那根巨物的活塞运动流出,有些流到了那根正在享受中的阴茎上,正在哭诉婉莹的痛苦,更多的顺着婉莹的大腿流淌下去,与白嫩的肌肤一起在浴室的灯光下

现出淫靡的色彩,让禽兽更加兴奋,让婉莹更加难受。

「啊————射了,真他妈爽。这小妞的嘴真会弄。真是个骚货。」把住婉莹头洩慾的刀疤停止了阴茎的动作,鬆开了紧紧抓住婉莹的手,把自己再次软掉的肉棒从婉莹口中拔出。婉莹的嘴角开始流下白色的黏液,那是刀疤的精液,腥臭的气味让婉莹一阵阵作呕,她开始咳嗽,想把这些邪恶的液体吐出去。可是刀疤的匕首却横在了她美丽的脸上。

「喝下去,老子给你的东西你也敢不要?喝!」

婉莹只好忍住呼吸,把刀疤留在嘴里的精液艰难地喝了下去。在刀疤拔出阴茎时喷射在婉莹脸上的精液混合着婉莹的汗液和泪水在婉莹的啜泣声中缓缓流过她美丽的脸颊,让刀疤又有了新的冲动,下身的阴茎又不知疲倦地挺立起来。可另一边的阿庆早已无法遏止原始的兽慾冲动,急忙对刀疤说:

「大哥,让我试试这个妞咋样?」

已经在婉莹美妙的身体里发洩过两次的刀疤看着猴急的阿庆,乐了。

「来吧,好好操,反正不要钱。可别刚上去就他妈下来啊。」

刀疤从婉莹面前走开,迈出了浴缸,走向了阿龙那边。阿庆急忙接替刀疤的位置,用手拿起阴茎準备在婉莹的嘴里洩慾。这时的婉莹的下体已经基本麻木了,除了疼痛,婉莹再没有别的感觉。阿龙一下下抽插着的阴茎给她带来了一下下钻心的痛苦。现在婉莹所能做的,只有等待这场噩梦的结束。她的思维早已紊乱,嘴中的话已经前言不搭后语,只是表达着婉莹被强姦时的痛苦:

「疼——不————啊————请别————求————疼———不————」

阿庆站在婉莹的面前,见到这样漂亮的城市青春少女全身赤裸着跪在自己前面,淩虐的慾望立刻冲了上来。

「给俺含着,听见没有。」阿庆的阴茎让婉莹痛苦的叫声变成了呜呜的声音。婉莹的心里已经完全绝望了,她只能再次用舌头去吸吮阿庆的阴茎。可她没想到,在一旁观看已久的阿庆更急于姦淫自己。他抓住自己的头抽插时比刀疤还要用力,婉莹的头一下下撞击在阿庆的腹肌上,阿庆的阴茎也一下下深入婉莹的喉咙。

每次都几乎让婉莹窒息。突然,婉莹觉得自己的双乳被人用力掐住了,然后就是一声低沈的号叫,紧接着一股热流就又冲进了婉莹的子宫。她想,在自己下身强姦的人应该已经结束了吧。想到这里,婉莹的心稍微放下了一些。

婉莹想的没错,在婉莹窄小娇嫩的阴道和强烈的视觉快感的夹击下,阿龙射出了浓浓的精液。他不情愿的抽出阴茎,迈出了浴缸。婉莹的下身在第二次劫难后已经一塌糊涂,男人的精液混杂着阴道的分泌物从阴道口慢慢流出,两片洁白丰腴的屁股已经被阿龙的腹肌撞的通红。几个小时前还是冰清玉洁的她现在阴道已经多处流血,子宫里两个男人的精液完全可以让她怀上歹徒的骨肉。可现在的婉莹早已无暇顾及这些。阿庆在她嘴里的抽插已近疯狂,不到10分钟,阿庆就在婉莹嘴里爆发了。精液灌满了她的口腔,让她难以承受,可阿庆和刀疤一样,用刀逼着婉莹喝了下去……

当阿庆离开浴缸时,婉莹无力地倒在了那些粉红色的积水里,虽然积水不多,可却足以让婉莹触目惊心。她天真地想,一切都已结束了吧。可是当刀疤将她拉起时,她知道,自己错了。刀疤傲然挺立的阴茎让她浑身颤抖起来。

「你们——你们还要做什么?」

婉莹没有得到任何回答,她又被摆成了刚才的姿势。刀疤的阴茎又让婉莹的会阴部开始感受到恐惧的热量。婉莹闭上了眼睛,等待着刀疤那一下冲击。可她又错了,刀疤的目标是她没有想到的,就是婉莹丰满屁股中间的淡褐色的肛门。

「啊————那里——啊呀——不行————不可以———疼——会死的——」

「老子就是想让你死,哈哈哈哈——」

「啊——————啊————————疼——————啊啊啊——————」

伴着婉莹的惨叫,刀疤的阴茎冲进了婉莹的肛门。仅仅是进去一个龟头,婉莹便已痛到无法忍受,可是刀疤进去的一小截阴茎被夹得又温暖又舒服。他一用力,剩余在外的部分便开始继续闯进婉莹的肛门。

「啊————————痛————————不行啊——————————」

婉莹开始收缩肛门附近的肌肉,意图挡住这根异物的进一步闯入,可这更让刀疤感受到了快感,他更用力了,很快,整个阴茎便进入了婉莹的肛门。

「啊——————啊——————疼————————呀————————」

婉莹感受到了火辣辣的疼痛,她几乎无法忍受。可刀疤的阴茎却很舒服,婉莹的肛门比阴道更紧,这让刀疤无比兴奋,开始用力抽插。

「啊——————停————停下来——————停啊————」

刀疤并没理会婉莹的哭求,随着阴茎的抽插和摩擦,婉莹的肛门开始出血,但是刀疤却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他用力挺进,每下都力图直冲到底。一旁的阿庆和阿龙看到刀疤舒服的样子也跃跃欲试,也想在婉莹的肛门中发洩自己的兽慾……很快,八分钟就过去了,刀疤开始了最后的冲刺,似乎不把婉莹的肛门弄残誓不罢休。「干残你个婊子,真他妈紧,我快洩了,啊啊啊啊——」他发出怪兽一样的吼叫。紧接着刀疤的身体一阵抽搐,然后他便抽出了软掉的阴茎,任由鲜血和精液从婉莹足有鸡蛋大的肛门里流出。就在他离开位置的一剎那,阿庆立刻扑过去接手阵地,开始对婉莹的肛门进行又一轮的抽插,阿龙开始抓住婉莹的双乳用力捏挤。看到这些,刀疤向另一边走过去,抓住婉莹的秀髮,把沾有髒物的阴茎放进了婉莹的樱桃小嘴。

「给我舔乾净,快点!」

婉莹只好忍住那难闻的气味,开始为刀疤的阴茎「服务」。她挺立的双乳已经被玩弄得不成样子,白嫩的乳房上到处都是牙印和指痕,有几处已经开始出血。阴道里的混合液体仍然在向外流淌,积水的红色由于她的鲜血的缘故变得更深,大小阴唇已充血外翻,无法掩盖少女的禁地。肛门里多处受伤还要忍受阿庆的抽插……婉莹被三头恶狼围在中间发洩着慾望,而可怜的婉莹只能用哭泣和惨叫表达肉体和精神上的痛苦……那天夜里,浴室的灯一直开着。里面不时传出少女的惨叫和几个男人的淫笑……

…………

小黑和那三个男人正在用色迷迷的眼神欣赏着无助的雨薇,那把冰凉的匕首让雨薇感到来自心底的一阵阵凉意。她被这群民工用匕首胁迫到了客厅的一个角落,身后就是客厅的墙壁,她用惊恐的眼神看着小黑,不知道这个带头的男人究竟要做什么。不过当小黑把匕首交给旁边的民工,自己猛扑过来时,雨薇立刻就知道了他的意图。

「干什么——————滚开啊——————不行——————救命啊——」雨薇一边手脚并用抵抗着小黑的侵犯,一边用激烈的语言呼救。可是在这幢没有住户的住宅楼里,根本不会有人伸出救援的手。小黑狞笑着说道:「叫去吧,骚货。小猛小刚,抓住她的手。」立刻就有两个民工牢牢抓住了雨薇的双手。雨薇只能拚命地用脚踢打着,可这又怎么能阻止一个要发洩慾望的男人呢。小黑很快就抓住了雨薇的一条踢来的腿,他用力擡起了雨薇洁白的腿,雨薇穿的白色超短裙便失去了为主人遮挡身体的能力,小黑看到了雨薇的白色小内裤,这无疑让他更加冲动。他把雨薇的那条腿递给了旁边的小猛,小猛紧紧地抓住了,根本就没给雨薇挣扎的机会。雨薇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小黑的一双魔爪伸向自己的下身。

「啊————干什么啊————救命————」

伴着雨薇的一声尖叫,白色的内裤便在小黑的手里四分五裂了,它所遮掩的少女禁地便完全暴露在小黑面前,可小黑并没有急于动作,他又掀起了雨薇上身穿着的蓝色T恤,狠狠扯下了那个黑色的文胸。紧接着,小黑便抓住雨薇的双乳开始玩弄起来,那两个高耸丰满的乳房在他手中不停地改变着形状。他似乎还不满足,揉了一会之后,他的动作开始凶暴起来,掐、挠、抠、挤让雨薇苦不堪言。

「手拿————开————快——————不要——————」

待小黑的双手从雨薇双乳上拿开时,那两个粉红色的可爱乳头已经变硬了,两个乳房上布满了野蛮的印记。雨薇从来没被人这样虐待过,她愤怒地对小黑喊:

「快滚啊————滚开——————臭民工————滚啊——————」

可小黑并没有如她所愿离开,反而抱起了雨薇,把她仰面朝天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还让小刚小猛拉起了雨薇的双腿。雨薇开始害怕了,她开始央求小黑:

「求你————不要——————人家求你——————拿开啊——————」

可小黑并没有理会雨薇的央求,他把头伸向了雨薇打开的双腿中间,开始用舌头舔雨薇的会阴部位。少女的身体哪受得了这种刺激,开始震颤起来。小黑看到了雨薇身体的反应,便把舌头伸向了雨薇禁地里的珍珠,开始吸吮起来。

「啊——好痒——-啊——啊————啊——不要啊——啊——啊————」

雨薇的叫声开始变得娇媚起来,她的呻吟声已经不完全是愤怒和痛苦的表达,随着小黑的动作,雨薇的声音开始有节奏:

「啊——啊————啊——啊————啊——啊————」

当小黑重新擡起头时,雨薇的下身已经开始分泌女性兴奋的标誌。雨薇的阴毛被小黑的口水打湿沾在一起,丝毫不能阻挡五个男人向阴道内窥视的目光。雨薇的大小阴唇被小黑揭开了,当小黑的目光聚焦在阴道内那一片粉红色的薄膜时,他兴奋的声音在客厅内响起。

「这个婊子还是个黄花闺女,我操,今天真他妈值。」

雨薇闭上了双眼,听着民工们的淫笑声,她知道,那三个姐妹也都是守身如玉,可是今天她们的第一次却极可能被这些歹徒夺走,想到这里,一行清泪顺着她的眼角缓缓流了下去。突然,她感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挤入了自己的阴唇,睁眼一看,已经脱掉裤子的小黑正狞笑着把胯间的阴茎塞入自己的阴道。雨薇开始拚命的挣扎,不让小黑的阴茎顺利向前,她清楚,只要这根阴茎再向前移动一些,自己守护了二十多年的处女贞洁就会在瞬间化为乌有,她绝对不能让这个恶魔如愿。

「快出来——————啊————救命——————不可以————」

小黑看着身下一边惨叫一边拚命挣扎的雨薇,并不急着马上进攻,因为雨薇的挣扎使得阴道壁和自己的龟头不停地摩擦,感觉实在是妙极了,他闭上了眼睛,慢慢享受由雨薇的挣扎为他带来的快感。

「啊————不行————拿开——————不————快拿开啊————」

雨薇还在挣扎着,豆大的汗珠从她的额头滚落。挣扎用尽了她几乎全部的力气,很快,她苗条性感的身体停止了扭动,就在同时,小黑的阴茎开始向前兇猛地突刺。

「啊—————————不————————痛啊——————————」

小黑的阴茎突破了一切阻碍,一直顶到雨薇阴道的尽头。雨薇的阴道由于经常运动的缘故,比一般的女孩子更加紧窄,小黑粗大的阴茎被紧紧地夹在了雨薇的阴道里。这让小黑的阴茎感到无比的舒适和温暖,他兴奋地叫到:

「我已经干穿她了,真他妈的爽啊——」

紧接着,小黑开始前后抽动,阴道给予的阻力让阴茎更加兴奋,开始用一秒一次的速度快速抽插。

「啊————————疼啊——————轻点——————不要啊—————」

失去处女的痛苦让雨薇感觉无法忍受,几乎要昏死过去,可小黑丝毫不顾雨薇的痛苦,继续着自己的活塞运动,阴茎抽出时带出的处女血,已经把雨薇阴道下方的白色超短裙染红了。这更让小黑感觉兴奋,他抽插地更起劲了。

「啊————受不了了——————破了——————要死了啊——————」

雨薇感觉就好像自己被几头恶狼在深山老林里围住,其中一只扑倒了自己,开始噬咬自己的下身,从大阴唇、小阴唇、阴道一直到子宫都被恶狼咬了下去,自己已经疼的痛不欲生了,可那头恶狼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别的狼也开始跃跃欲试,突然那头恶狼两个爪子伸向了自己的胸部,抓住了自己的乳房开始拚命揉捏。巨痛让雨薇变得清醒,她发现小黑的手伸入了自己的T恤,抓住了自己的乳房正在用力玩弄。

「噢不——————不行啦——————-啊————天啊——————」

小黑看着身前这个正在惨叫的美女,上身的蓝色T恤、下身的白色超短裙和脚上的白色袜子紫色凉鞋让这样一个青春美女格外吸引人的目光,显得清纯可爱,T恤上别着的校徽证明她是一名大学生,水灵灵的大眼睛一定让许多男生过目不忘。可她正在被人残忍地强姦,阴道里抽动的阴茎正是小黑的。这一切都更让小黑疯狂,他的抽插更加用力,双手也更加带劲地挤压着雨薇的乳房。

「啊————————痛啊——————不能——————啊———————」

雨薇的惨叫撕心裂肺,可是这并不能为她带来哪怕一点点好处。她的身体随着小黑的抽插而摆动。突然雨薇感觉下身一热,一股白色液体从子宫口喷射了出来,整个身体也瘫软了下去。小黑被雨薇的淫水泡着的阴茎似乎变得更大,每一次抽插都在雨薇的惨叫声中直插到底。雨薇的惨叫始终为小黑的抽插伴奏着。又过了十多分钟,随着小黑的一声低沈的吼叫,积攒了快一个小时的精液从小黑青筋环绕的阴茎内喷射而出,直射进雨薇的子宫。

刚才小黑姦淫雨薇的场面让旁边的另外三个人变得迫不及待。好不容易等到小黑射了精离开了雨薇的身体,小猛立刻兴奋地把雨薇的身体翻了过来,让她的脚站在地上,身体趴倒在桌子上。雨薇早已没有力气去反抗,阴道的巨痛几乎让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只是等待着小猛的插入,现在她的身体只能任人鱼肉。

「啊呀——————噢——————疼————————不能————啊——」

看着雨薇阴道口外翻的两片花瓣里源源不断的流出粉红色的黏液,小猛再也无法忍受自己的慾望,把自己早已昂首挺立的阴茎插进了雨薇刚刚被疏通过的阴道,雨薇的身体一阵抽搐,因为小猛的阴茎虽然比小黑短上一些,可是却更粗大,小猛的插入无疑令雨薇痛苦万分。随着小猛的抽插,雨薇的大小阴唇不断地被带出来再全部被塞进去。雨薇的阴道除了痛已经没有其他的感觉,她感觉身后强姦自己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不知疲倦的钢铁机器。小猛紧紧抓住雨薇光滑白嫩的屁股,一边抽插一边狠命压了下去,雪白的股肉立刻从小猛手指间的缝隙挤了出来。

「啊——————出血了——————不行了————饶了我————」

雨薇的告饶得到了小猛的积极回应,他更加用力,每一次都像最后冲刺一样直冲到底。由于他的抽插,雨薇原本站立在地上的双腿已经悬空,而且伴随着小猛的动作,「扑哧——扑哧」的声音也让旁边的每一个男人无法遏止决堤的慾望,小猛的腹肌和雨薇屁股撞击发出的「啪啪」的声音更让他们马上就想强姦这样一个穿着T恤和超短裙的姑娘。看到雨薇可怜的样子,小猛感觉就如同在车水马龙大街上抓过来一个衣冠楚楚的美女就地扯下内裤强姦一样。这让他更加兴奋,很快就有了飘飘欲仙的感觉,差点一下射出来。他拔出了阴茎,定了定神,淫笑着说道:

「骚货的小逼真他妈紧,刚才夹得我差点射了,弟兄们看我操死她。」

话音刚落,小猛就把他粗大的阴茎重新用力顶入了雨薇向外流淌着粉红色液体的阴道,雨薇的惨叫再一次传进了所有男人的耳朵。

「啊——————别来了——————不啊——————停——停啊————」

雨薇感觉阴道似乎如同断掉了一样,小猛的每个动作都让她感觉火辣辣地疼。她知道这些禽兽根本不会放过自己,旁边还有两个人没有进入过自己的身体,他们一定不会放弃强姦自己的机会的,但雨薇依然无助地叫喊求救,她希望这群歹徒中会有人良心发现或者奇迹会发生,可是什么也没有,小猛依然在拚命地发洩自己的慾望。眼前的情景,就如同一个人正在用打气筒打气一样,只不过那个活塞就是小猛正在抽送的粗大的阴茎,而那个气管就是身高172CM,芳龄21,穿着T恤和超短裙正在小猛的抽插下哭叫的美女大学生雨薇的阴道。小猛打气的频率越来越快,好像一定要将这个柔嫩的气管打爆似的。雨薇已经被他粗暴的动作弄得无法动弹,只能在下体的疼痛中等待他的结束。

「啊——不要——————停下来啊——————停啊——————」

小猛突然感觉阴茎里的精液有一种喷薄欲出的感觉,便开始了最后的冲刺。他抽插的频率快了许多,每一下都直逼雨薇紧闭的子宫口。终于,小猛忍不住了,在雨薇痛苦的惨叫声中,他把精液全部灌进了雨薇的子宫和阴道。小猛意犹未尽地拔出阴茎,小刚立刻又走了过来。他把雨薇转了个身,并且扶了起来,让她站在自己面前。就在雨薇还不知道他要对自己怎么样的时候,小猛的右手已经抓起了雨薇左脚的紫色凉鞋,随着小猛右手的擡高,雨薇已饱受蹂躏的阴道立刻又显现在他眼前。雨薇的下体已经到处都流满了男人的精液,阴道口微微向外张着,白浊的精液源源不断地从里面流出。看到这里,小刚已不能等待,他的阴茎一下便直挺进雨薇那不停颤抖的阴道。

「啊————求你们————啊————不要了——————受不了了———」

雨薇的惨叫证明小刚的阴茎已经深深地插入了阴道,她的身体由于刚才的强姦而虚弱不已,小刚的有力冲击让她几乎向旁边倒下去。小刚发现雨薇站立不稳,立刻放下了雨薇的左脚,两手抓住了雨薇的纤腰保证自己的抽插不至于中断,同时他的嘴也吻住了雨薇颤抖着的双唇。两个人的姿势就像一对热吻的情侣,只有雨薇被掀起的超短裙和小刚解开的腰带能证明他们的下体正在激烈地交合,雨薇无力推搡的双手、阴道里随着小刚的抽插不断流出的精液、雨薇不时发出的呜呜惨叫和她脸上的泪水可以进一步证明雨薇正在被一个歹徒强姦。小刚的剧烈动作让雨薇的身体前后不停地颤抖,两只高耸的乳房随着雨薇的颤抖而不停地跳动,看到这诱人的情景,小刚的两只手立刻抓了上去,像玩皮球一样玩弄着令雨薇自豪的乳房。雨薇已经放弃了毫无效果的抵抗,两只手无力地垂在了身体两旁,任由小刚肆意侵犯自己的身体。旁边的小黑不断地数着小刚抽插的次数,当他口中的数字到了843时,小刚的动作变得更加剧烈,在数字到达926时,小刚的动作停止了。雨薇感到又一股精液进入了自己的身体。小刚的阴茎停止射精的抽搐后,他又抽插了几下寻求残余的快感便拔出已软掉的长枪,他的嘴也离开了雨薇的双唇。就在他手拿开的一剎那,雨薇那诱人的身体立刻倒在了客厅的地板上,刚才的强姦已经夺去了雨薇最后的一点力气,她已经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可是旁边的第四个民工并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意思,他抱起了雨薇,把她放在桌子上摆好之后,一根等待已久的阴茎马上就插入了雨薇已经伤痕纍纍的阴道,用力抽插起来,雨薇的惨叫变得有气无力:

「啊……求……你……停啊…………很痛…………疼……不…………」

……

就在那天夜里,雨薇被这群禽兽整整糟蹋了一个晚上,他们用尽了各种花样在雨薇青春娇美的身体上发洩自己的慾望,雨薇的阴道、肛门、乳房、嘴都被男人的阴茎凶狠地插入过,四个男人蓄积已久的慾望都在雨薇的身体上得到了满足。可怜的雨薇只能在无尽的痛苦中等待第二天的黎明……

…………

光头和那九个男人围着雅仪和晓雯淫笑着,有人说「今天我们可有的玩了。」立刻就得到了其他人的同意。看到这可怕的现实,雅仪和晓雯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生怕一个人去面对那更可怕的未来。

「麻脸老弟,这个姑娘归我了,你带那个姑娘和四个弟兄去那个屋子里玩吧。」光头指着雅仪对麻脸说。

「成,哪个都够让兄弟们爽了。」麻脸答应了,他立刻抓住了雅仪用力拉,可是雅仪死死地抓住晓雯不鬆手,看到这种情形,麻脸叫来一个弟兄和他一起把雅仪从晓雯身边拉开,拖到了另一个屋子里。

看着雅仪跌跌撞撞的背影,晓雯害怕起来。屋子里的五个男人用淫亵的目光看着身着薄薄睡衣的晓雯,好像马上就要扑过来似的。晓雯突然鼓起勇气,向房间门没命地跑去,光头用力一抓,只抓到了晓雯的睡衣,晓雯扯掉了睡衣,浑身上下只有乳罩和内裤遮羞,没跑两步又有一个人抓住了她的乳罩,晓雯不顾一切地挣脱乳罩的束缚,拚命向前跑着,两只高耸的乳房跟着她的脚步不停地跳动。这时有一个人又抓住了她的内裤,晓雯疯了一样地撕破自己的内裤向门口冲去,可当她马上就要冲进客厅时,一个人迎面抱住了赤裸的晓雯,晓雯擡头一看,原来是刚才抓走雅仪的那个麻脸。

「别让这小妞跑了,光头哥,要不然你可就没得玩了。」麻脸笑着对光头说。

「行,谢了。」光头没好气的说。

麻脸放肆地用手抚摩着晓雯柔软白皙的身体。他的左手最终停在了晓雯的右乳上用力地揉捏着,另一只手则沿着晓雯手感极佳的大腿摸向了晓雯的阴部,屋中另外五个男人的目光都停留在晓雯双股间那一丛诱人的阴毛上。麻脸望自己的右手上吐了点唾液,向晓雯的阴毛上抹去。晓雯的阴毛随之粘到了一起,露出了这群歹徒已迫不及待想要插入的阴道。粉红色的阴唇让人意识到她还只是一个年轻性感的女孩,也让屋内所有男人的阴茎都坚硬地挺立起来。

「啊———你干什么————手拿开——————别摸————啊——」

晓雯尖叫起来,双手试图扳开扒开自己阴唇的那只手,可是丝毫没有用。麻脸的右手依然摸到了晓雯的阴蒂并开始掐挤起来。

「哎呀————啊————啊——————不啊————啊————」

女孩子的叫喊声中不只有痛苦的呼救,可能还有一点点身体的自然反应。因为麻脸仅仅玩弄了一小会,虽然晓雯的淫水没有流淌出来,可是她的脸变得绯红,两个乳头也变硬了,在丰满的乳房上立了起来。看到这些,早就不耐烦的光头说道:「麻脸,他妈的那屋还有一个呢,这个归我。」麻脸只好依依不捨地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抱着晓雯走向了光头,晓雯用力推着麻脸的手试图逃脱,可是这次她没有成功。麻脸把她交到了光头手里,光头连忙让手下的一个叫飞仔的抓住晓雯。晓雯依旧试图逃脱,光头看到晓雯始终不愿乖乖就範,就用随身带的绳子把晓雯的双手绑在了她的身后,自己则脱光了身上又髒又破的衣服躺在了屋内左侧那张床上。

「快,飞仔,把她抱过来。」光头命令道。

飞仔从身后抱住了晓雯,走向了光头。

「把她的两腿分开。」光头又说。

飞仔立刻明白了光头的意思,旁边的那三个民工也开始「嘿嘿」的淫笑。飞仔用左手抓左腿,右手抓右腿的方式把叉开双腿,露出阴户的晓雯抱到了光头床前。光头似乎已急不可待,又说:「还等什么啊,快他妈放上来吧。」飞仔抱着晓雯走到了光头已挺立的阴茎旁边,把晓雯娇嫩的阴道口对準光头的阴茎。晓雯也明白了他们的罪恶意图,大声呼救:

「救命啊——————不要————救我————来人啊————救命——」

就在晓雯呼救的同时,飞仔放开了抓住晓雯双腿的两只手,晓雯的呼救立刻就变成了凄厉的惨叫。

「啊——————————疼————————啊——————」

晓雯的身体由于重力立刻下沈,光头静止的阴茎便趁机突破了晓雯大小阴唇的防线,贯穿了她的处女膜,直顶到晓雯的子宫口。晓雯小心保护了二十一年的少女贞操被光头罪恶的阴茎狠狠地夺走了,来自阴道里的巨痛让晓雯的眼泪如决堤般流淌出来。

「妈的,还是个处女,小逼里真紧,真他妈爽。」光头兴奋地大叫起来,与之相伴的是晓雯痛苦的叫喊:

「救命————拔——————出来————疼——————啊——————」

没有任何性爱的前奏,光头的阴茎就插入了晓雯的阴道。晓雯乾燥的阴道根本无法容纳光头的巨物,更不要提那根巨物还捅破了晓雯的处女膜。处女的鲜血从二人性器的交合处流了出来,这让光头已不仅仅满足于把阴茎停留在晓雯的阴道里,上下抽插起来。晓雯的娇躯被光头的阴茎顶得一耸一耸,她为了保持平衡,只能用手撑住光头,以免自己倒下去,可胸前甩动的双乳却看得光头直流口水,他的两只手立刻不老实了,一只手抓住晓雯的一个乳房大力的揉挤。晓雯感觉自己的下体已被光头的阴茎撕裂了,她痛苦地叫着,想让光头停止野蛮的动作:

「啊————停啊——————不要了啊————停——————停下啊——」

可光头并没有停止的意思,反而抽插得更用力了,晓雯紧窄的阴道给他带来了非凡的快感,再想到一个美貌如花大学生正坐在自己的阴茎上,任自己插进抽出,胯间的阴茎似乎因此变得更大更粗。可这些晓雯却无法消受,阴道里的伤口流出的鲜血已经流到光头的小腹上,光头的阴茎沾上了晓雯的鲜血,开始更加肆无忌惮地在晓雯的阴道里进进出出。那双抓住晓雯乳房的手也鬆开了晓雯已满是伤痕的洁白山峰,开始抓住晓雯的纤腰帮助自己的阴茎进一步开垦晓雯处女的阴道。光头的动作时快时慢,晓雯感觉自己似乎骑在一匹邪恶的木马上,阴道被木马背上的木楔深深插入,身体则随着木马的运动上上下下。疼痛让晓雯丝毫没有感觉到性爱的快乐,只有无尽的疼痛,可是晓雯的身体却在光头的抽插下有了最原始的反应,一股淫水从晓雯的子宫直冲向光头的阴茎。

「这妞洩了,看我干死你。」光头咆哮着,阴茎向上挺得更凶狠了。晓雯的身体却没有一丝力量,上身软绵绵地倒在了光头的胸膛上。光头看这样已经不能更加深入,他抱住晓雯一个翻身,把无力的晓雯压在身下开始更加疯狂的抽插,晓雯被绑住的双手在头上胡乱地挥舞着,嘴里话语的声音也变得更加凄厉:

「啊——————慢——————疼啊————疼死了————啊——疼——」

在晓雯的惨叫声中,光头达到了高潮。他用力把阴茎插到了晓雯的最尽头,释放了在阴茎里积蓄了半个多钟头的精液。晓雯的身体也终于停止了有节奏的颤动,软软地瘫在床上。光头离开了晓雯的身体,其他的四个人睁大眼睛注视着晓雯的阴部。从晓雯被操得无法闭合的阴道口里,源源不断地流出粉红色的粘稠液体。

飞仔很快就忍不住了,他爬上了床像光头一样躺在了那里,然后一把扯过躺在旁边的晓雯,「快,快骑上去,不然我杀了你!」晓雯此时已是泪如雨下,她慢慢爬起来,用惊恐的眼神看着飞仔,哭求着:

「求求你——我已经不行了,饶了我吧,求你。」

可飞仔哪会被晓雯的眼泪打动,他看到晓雯不愿意,就从旁边另一个民工那里要来了一把匕首。「你不来,我就把这个插进你的小逼里,你信不信?快他妈过来。」晓雯看到那把闪亮的匕首,只好把自己的阴道对準那根粗壮的阴茎,慢慢坐了上去。

「真他妈慢。」等不及的飞仔用双手抓住晓雯的纤腰,用力向下一拉,挺立的阴茎便全部进入了晓雯的阴道。

「啊——————疼啊——————不啊——————啊——————」

晓雯的惨叫再一次响起,可是这并不能满足飞仔淩辱美女大学生的慾望,他转过头去叫其他的民工。「笨猴,肥猪快来,咱们他妈玩死这个骚货。」马上就有两个民工走了过来,那个叫笨猴的把晓雯推倒在飞仔身上,把阴茎对準晓雯露出的肛门,狠狠插了进去,他用力之大,竟然让自己阴茎直接全部钻进了晓雯细小娇嫩的肛门。晓雯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如此摧残自己。她的惨叫更加悲慼了:

「啊——————————不————————疼啊————————啊————死了————————不啊——————变态————————你——————啊————」

可是肥猪并不给晓雯惨叫的权利,他跪在了飞仔旁边,扳过晓雯的嘴,把那根巨物塞入了晓雯的口中,直抵喉咙,几乎让晓雯无法呼吸。飞仔这时又喊:「咱们一起插死她,来,一,二,三。」晓雯身体内的三根阴茎便同时开始抽插,三个色狼一个比一个更用力,晓雯被他们插得几乎昏死过去。她只是一个21岁的年轻少女,怎能承受得住三个好久没有发洩慾望的男人。旁边的光头和一个叫老黄的中年民工一起「性」致勃勃看着这三个男人蹂躏中间那个性感的裸体少女,突然,光头想起自己带来了前几天装修时偷来的数码相机,他立刻从背包里取了出来,对準床上那淫糜的画面连着按了十多次快门,想把这个少女永远留在相机里作为自己发洩的对象。在相机的取景窗里,他清楚地看到了三个民工强姦晓雯的场面:飞仔的双手用力地揉捏着晓雯的双乳,好像要把这两只白嫩的乳房揉烂似的,他的腰奋力地向上不停地挺着,每一下都似乎要把晓雯顶上天一样。笨猴则抓住了晓雯光滑的屁股用力挤压着,雪白的股肉在他的挤压下已经变成了充血的粉红色。而他的阴茎每次都几乎完全抽出,再全部挤进晓雯狭小的肛门。好像不胀破晓雯的肛门笨猴就不甘心,每次的动作都是那样凶狠,20厘米长的阴茎每次都是全部没入。肥猪在另一面抓紧了晓雯的头髮,疯狂地在晓雯的嘴里抽送着自己的阴茎,在他面前一个青春美女正用乞求和求饶的眼光看着他,这更激起了他兽性的渴望,他用右手捏住了晓雯令人动心的小脸,享受着这个年轻的女孩能给他带来的极大快感……

在晓雯肛门里抽插的笨猴首先忍不住了,他用力地做着最后的冲击,精液争先恐后地从他的阴茎里喷射出来,射进了晓雯的肛门里。紧接着肥猪也达到了顶点,他的精液灌满了晓雯的小嘴,肥猪还把剩余的精液射在了晓雯的脸上,晓雯的泪水和精液混合在一起,让本来就秀丽可人的晓雯变得更加能勾起几个禽兽的慾望。没过多久,飞仔也结束了自己对晓雯的淩虐,他把精液悉数灌进了晓雯的子宫,待他推开身上的晓雯走开时,晓雯的身体已经被他们糟蹋得不忍目睹。晓雯全身都是男人腥臭的精液,她被肥猪的精液呛得直咳嗽,想要吐出喉咙里的精液,可是毫无效果。她胸前的乳房被男人的髒手弄得伤痕纍纍,好几处的皮肤都被划破,鲜血一点一点从伤口里渗了出来,可这并不是最让她感到疼痛的地方。阴道口的大小阴唇被强姦得完全外翻,上面沾满了淡红色的液体。晓雯的阴道里不断流出那些属于民工们的液体,其中夹杂的血丝证明晓雯的阴道已多处受伤,可是这并不能阻止歹徒们的慾望,接下来她的阴道仍然要被迫接受插入的异物。晓雯的肛门已经完全胀开,洞口被笨猴的阴茎撑得有鸡蛋大小,从里面不停流出晓雯的鲜血和笨猴的精液。晓雯瘫在床上,两条腿无力地张得大开,她已经没有力气去併拢麻木的双腿了。就在晓雯庆幸一切都结束的时候,老黄走了过来。年逾60的老黄看起来是一位和蔼的老人,可他腿间暴起的阴茎却清楚地证实了他的慾望,自从他的妻子在他45岁那年去世以来,他再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现在眼前躺着这样一个赤裸着全身的青春美女,他怎么能压抑自己的慾望?他慢慢向晓雯踱去。

「闺女,学过舞蹈吗?」老黄问躺在床上哭泣着的晓雯。

呜咽着的晓雯见老黄并没急着扑过来,以为遇到了救星,连忙向老黄点头。

「那你能跳吗?你要能跳得让俺开心俺就让你走。」看见老黄眼色的其他民工连忙淫笑着点头。

听到这句话,不明就里的晓雯拚命从床上爬了起来,老黄扶着她走到地上并帮她解开了手上的绳索。她看了看周围的民工,小声地说:「能让我穿上衣服吗?」老黄看了看她,慢慢地说:「你的衣服不都被他们撕碎了吗?我看就不用穿了,反正闺女你不穿衣服也挺漂亮的。」听见老黄这样说,晓雯也不敢争执。她刚向前走了两步,腿一软就倒在了地板上。就在她要放弃的一剎那,她听见了老黄的声音。「闺女你要是不能跳,我也救不了你的,你看着办吧。」求生的本能让晓雯不知从哪里得到了力气,猛地站起来,开始跳她学过的芭蕾舞。在她跳的过程中,五个男人的眼睛都盯在那随着舞步跳动的双乳和依旧缓缓流出精液的阴部上,光头更是不停地按动数码相机的快门,不想让这芭蕾舞的一个动作露过去。晓雯忍着身体的巨痛,坚强地跳着。她白皙的肌肤伴着舞蹈的节奏更让飞仔他们差点扑了过去。可是老黄拦住了他们,他们只好看着这由一名赤裸的青春少女跳的诱人的舞蹈……

舞蹈的最后一个动作是双腿在地上的劈叉,跳完这最后一个动作的晓雯娇喘连连,她以为自己马上就能逃离这一切了,却没有注意慢慢走进的老黄。就在晓雯全神贯注地跳舞的同时,老黄脱掉了自己的裤子,等待了十多年没有发射的阴茎立刻就跳了出来。老黄走近了晓雯,晓雯才发现这个刚才还和眉善目的老人的阴茎居然挺立得老高,就在晓雯惊讶迟疑的同时,老黄按住了她叉开的双腿。

「你要干什么————干什么啊?」晓雯用已经喊得沙哑的嗓子问道。

「没啥,闺女,俺们说你跳的不好。」老黄狞笑着,把晓雯的上身推倒在地板上,两手把晓雯洁白的双腿向两边拉成了180度。

「我——可不可以重跳——求求您——」晓雯依然寄希望于老黄能够救她。

「不可以,闺女,不然俺就不能操你了。」说着,老黄把那根压抑慾望已经很久的阴茎插入了晓雯暴露出来的阴户。他就在地上开始强姦这个小她40多岁,可以作她孙女的漂亮大学生。由于晓雯的双腿被拉成了180度,老黄的阴茎能够挺进得更深,这也让他感到了从来没有过的快感,他抽插得很快。

「你——————骗————啊——疼————停啊————不要啊————」

晓雯在下体重新被侵犯的时候才知道这个老人原来是个老色狼,可一切都太迟太迟,这个老色狼已经强姦了自己。晓雯的两条腿由于被老黄拉得太过于使劲,让晓雯感觉到好像断了一样,腿被拉开后,老黄的阴茎也比其他民工插得更深入,他的阴茎不断冲击着晓雯的紧闭子宫口,很快,晓雯的身体便有了生理反应,老黄感觉晓雯的子宫口慢慢张开,终于在抽插了600多下之后,老黄的阴茎冲进了晓雯的子宫。不久老黄就感觉到一股温暖的液体淋在了自己的龟头上,他淫笑着问痛苦不堪的晓雯:「闺女,被我操得爽吧?更爽的还在后面呢,你就慢慢等吧。」晓雯已经无力理会老黄的言语,阴道里无尽的胀痛和后背与地面的摩擦让可怜的晓雯只能闭上双眼,任由老黄这个老流氓在自己的身上发洩他的慾望。

老黄看见晓雯闭上了双眼,知道这个年轻的少女已经放弃了抵抗。他决定好好地玩一玩这个城里的大学生。他停止了抽插,把晓雯的双手拉向了自己抽出来的阴茎。「闺女,给俺好好弄着,不然俺就叫他们在你脸上用刀子划上几道。」晓雯只好用双手弄着老黄的阴茎,她一边被迫为老黄手淫一边暗暗地想,如果能让老黄洩出来就可以让自己的阴道少受一些磨难了,可是弄了好久也不见老黄有射出来的趋势,反倒是老黄的阴茎膨胀得更大了。老黄趴在晓雯身上,让晓雯弄着自己的阴茎,自己用双手摸向了晓雯红肿的下体,突然,一个恶毒的念头出现在他脑子里,他嘿嘿地笑了。

「光头,帮俺拿几支笔来。」老黄接过光头递来的笔,笔尖冲着晓雯的身体,把整支笔恶狠狠地插进了晓雯的尿道。

「啊——————————————疼——————你————啊—————」

晓雯尖叫起来,拚命扭动身体躲避老黄的再次攻击,抓着老黄阴茎的手也放开了。「敢不给俺弄,闺女你真不识擡举。」老黄扒开晓雯尿道旁边的嫩肉,把第二支笔一下插了进去,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

「啊——————疼——————拔出来——————啊——————」

晓雯连忙抓住了老黄的阴茎玩弄起来,生怕老黄再下狠手。她感觉自己的尿道已经裂开了,下体已经遍体鳞伤。

「啊————————疼啊——————你————啊——痛啊——————」

第三支笔又插进了进去……

当老黄插进第六支笔的时候,晓雯疼得几乎昏了过去,她的神情已经变得恍惚。老黄看着晓雯已经被六支笔撑得流血不止的尿道,淫亵的神情从他的脸上露了出来,他拔出了六支沾满鲜血的笔,把自己的阴茎塞进了晓雯的尿道,可是事情并没有他想的那样顺利,儘管晓雯尿道口被撑得大开,可里面并没有老黄想像中的那样变大许多,老黄粗大的阴茎只进去了一大半,还剩下一小截留在晓雯身体外面,可是老黄并没有要停止的意思,他把昏过去的晓雯搬到了墙角,用晓雯的身体抵住墙面,自己用力一顶,整个阴茎硬生生地全部插进了晓雯的尿道。晓雯被下体的巨痛重新拉回到现实当中,她无法忍受整个阴茎插入尿道的巨痛,惨叫着请求老黄饶过自己,可是老黄非但没有停止这恶毒的侵犯,反而用力抽插起来,鲜血随着老黄的抽插从晓雯的尿道流出,很快老黄的阴茎上就沾满了晓雯的鲜血,他每一次插入都伴随着晓雯撕心裂肺的惨叫。站在一旁的光头怕把晓雯强姦致死的话就没有女孩给他们享用了,连忙劝住了老黄。只抽插了四十多下的老黄意犹未尽地把阴茎拔出了晓雯的尿道,塞进了晓雯的嘴里抽插起来,晓雯还以为是光头髮了善心,她怎么会知道,光头只不过想在她身上多发洩几次慾望而已,不然哪会去管她的死活。老黄在晓雯嘴里抽插了30多分钟,依然没有射出来,于是他又把阴茎重新插入了晓雯的阴道拚命的抽插起来,晓雯的双腿重新被他拉成180度。25分钟后,在晓雯的惨叫声中,老黄终于发射了积蓄已久的精液。这一次,他足足强姦了晓雯90多分钟,光头知道,老黄已经太久没有干过女人了,所以耐力格外持久。可晓雯却被光头干得几乎死过去,她的下体已经到处都是鲜血,尿道口外翻,里面不断淌出鲜红的液体。老黄的浓精源源不断地从晓雯的阴道里流出来。晓雯整个人倒在房间的角落里,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可这并不能阻止民工们强姦她的脚步,光头的阴茎再一次插入了晓雯的阴道抽插起来……

整个晚上,晓雯不知道自己被这群禽兽强姦了多少次,她几次被强姦得昏了过去,每次又都在巨痛中醒来。当太阳光重新照亮这个屋子时,极度虚弱的晓雯已经感觉不到来自下体的任何感觉,她附近的地板上全是她的鲜血和男人们的精液,可是噩梦并没有这样简单地结束……

…………

麻脸把晓雯交给飞仔之后,转身回到了雅仪所在的房间。雅仪正被四个男人围在屋子中间,她拚命地推开男人们伸来的手,一头长髮被她甩了起来,显得格外妩媚。民工中一个叫大个的正要上去扒掉雅仪的衣服,被刚刚回来的麻脸制止了。麻脸笑嘻嘻地走到雅仪面前,缓缓开了口:「我们只不过想让你帮我们口交而已,还不想操你的逼。」听到这句话,四个民工都转过头来疑惑地看着麻脸「不过既然我们都不操你了,你最好还是乖乖把衣服自己脱了,否则事情可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哈哈哈。」麻脸并不理会同伴的疑惑。听到这里,再看着周围民工们淫猥的眼神,雅仪只好慢慢脱下了上身的短袖上衣,里麵粉色的文胸挡住了民工们射向雅仪丰耸双乳的目光,这更让民工们渴望看到雅仪赤裸的胴体。他们变得更加着急了,催促着雅仪脱下下身的牛仔裤。雅仪看到已经没有办法,只好再脱下下身的牛仔裤,她脱衣服的速度很慢,可是她意图拖延时间的想法却被麻脸看穿了,他说道:「你要是他妈的脱得太慢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雅仪只好把脱牛仔裤的速度略略加了一点,接下来她又脱下了可爱脚丫上的白色袜子。现在雅仪浑身上下只有文胸和内裤了,她停止了动作,怯生生地问麻脸:「这样可以了吧。」麻脸点点头,一把扯下了雅仪的文胸,把雅仪拖到自己身前。他掏出了乌黑髮亮的阴茎,直接捅进了雅仪的樱桃小口,雅仪对于口中骯髒的阴茎感到阵阵作呕,可是她怕这群男人在自己的嘴里得不到满足就会把自己强姦,一想到粗大的阴茎会插破自己处女的象徵,雅仪就会感到浑身发凉,她用舌头「服侍」着麻脸的阴茎,可麻脸还不满足,开始在雅仪嘴里抽插。周围的民工看到一个只穿着内裤的青春美女正舔着麻脸的阴茎,胯间的阴茎更加急不可待。麻脸满意地看着身下正在为自己口交的美女雅仪,嘿嘿地笑了,他抽插得更加使劲,似乎把雅仪的小嘴当成了紧窄的阴道。没到20分钟,麻脸就射精了,他射得雅仪满嘴满脸都是白色的黏液,满足地抽出了软掉的阴茎,旁边一个看起来十四五岁叫狗子的男孩子立刻挤了过来,抢在大个前面把阴茎塞进了雅仪的小嘴,雅仪看到这个比自己小五六岁的孩子居然也要让自己为他口交,心里不禁涌起一阵酸楚。可是她已无可选择,只能舔着狗子的阴茎让他感到一个美女姐姐为他口交的快感。可是狗子也学着麻脸的样子前后抽插起来,雅仪这才发觉他的阴茎一点也不比麻脸小,每一次抽插都插入了雅仪的喉咙。可是为了避免被歹徒插入阴道的惨剧发生,雅仪只能忍耐为狗子口交的痛苦,狗子看见这样一位漂亮性感只穿着内裤的姐姐为自己口交兴奋不已,抽插的频率越来越快,很快就在雅仪口中射了出来。可是旁边还有三根挺立的阴茎在等待。大个没给雅仪休息的时间,又把阴茎插入了雅仪的口腔……

终于,五根阴茎都在雅仪嘴里射精了。雅仪天真地以为一切都结束了,可是当她再次擡头看到麻脸那挺立的阴茎时,吓得俏脸变色。可是一切都已经太迟了,麻脸的手已经抓住了雅仪身上仅有的内裤,他狠狠地撕开了雅仪身体的最后一道屏障。周围的民工看着光着身体的雅仪,口水都快流出来了。麻脸抱住不断挣扎的雅仪把她抱到了一旁的床上,他分开了雅仪的双腿,用手抚摩着雅仪的阴毛,已经準备好把阴茎插入阴道开始真正的强姦。雅仪开始拚命的哭叫:

「你不可以——你告诉我不会————你不能————你————————」

麻脸一脸坏笑地说:「我骗你,怎么样,我他妈就是骗你,就是要操你,怎么样?」周围的民工都哄笑起来。雅仪悲愤地看着已经把阴茎对準自己阴道的麻脸,不停地扭动着自己迷人的身体试图阻止麻脸即将的插入,可是这一切却徒劳无功。在雅仪痛苦的惨叫声中,麻脸的阴茎準确插入了雅仪的阴道,刺穿了雅仪的处女膜,直顶雅仪的子宫。破处的巨痛让雅仪痛苦不已,可是接下来凶狠的抽插更让她感到一种撕裂般的疼痛,平时文静的她此时却是惨叫不已:

「啊————不——————停啊————疼——————哎呀————啊—」

听到雅仪的惨叫,强姦处女大学生的快感不禁让用力抽插的麻脸有了飘飘然的感觉,雅仪娇嫩的阴道紧紧地包住麻脸的阴茎,虽然雅仪的阴道并没有得到充分的润滑,但这仍旧让麻脸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他感觉好像在雅仪的阴道里有一张小嘴在吸吮着自己的阴茎,这令麻脸更加快速地在雅仪流血的阴道里前后的抽插,也让被强姦的雅仪感到极大的痛苦。

「啊————你——啊——疼啊——————你————慢——救命啊——」

周围的民工都兴奋地看着麻脸强姦一个绝色美女,随着麻脸时快时慢,雅仪的惨叫声也是时高时低。床上肤色黝黑的麻脸和被他压在身下的浑身洁白如玉的雅仪的强烈对比让他们的阴茎比以前更硬、挺立得更高。床上的麻脸腰部不停地耸动,而且越来越快。身下的雅仪已经不再挣扎,只是伴随着麻脸插入的节奏不停地惨叫。

「啊————好疼——要死了——————别————噢——啊——疼——」

麻脸似乎已不满足于这样的抽插,他直起身来,拉起了雅仪的两条光滑的腿搭在了自己的肩上,用力开始了最后的冲刺,每一下都顶到雅仪的阴道尽头。在麻脸阴茎的不断进攻下,雅仪的阴道流出了淫水,并且随着麻脸的抽插越流越多。麻脸的插入伴随着「扑哧——扑哧——扑哧——」的水响和「嘎吱——嘎吱——嘎吱——」的床的声音。麻脸的阴茎越插越快,雅仪无助惨叫着,麻脸喘气的声音像发了情的一头强壮的公牛。不知又过了多久,麻脸趴在雅仪身上紧紧搂住她苗条的身体,同时加快了撞击的力度和速度,然后低吼了一声,用尽全部力气插到了雅仪阴道的尽头。雅仪感觉到麻脸的阴茎在抖动和抽搐,一股滚烫的液体随之射入了雅仪的阴道。麻脸发洩完了自己的慾望,还不够过瘾似的离开了雅仪的身体,给其他人让位置。

没等雅仪反应过来,一根粗大的阴茎再次插入了她刚刚遭受蹂躏的阴道。接替麻脸位置的是大个,他用力把雅仪的腿推成M型,用手抱在了雅仪的胸前。下身的阴茎则是拚命乱捅,似乎他还觉得这样的姿势插入的不够深,每一次都把阴茎全部抽出,再狠狠地全部插入。雅仪一个青春少女怎能抵挡这种野蛮的强姦,她的惨叫再一次响起:

「啊——————疼啊——————不要————啊————啊——————」

大个丝毫没有怜惜的意思,20多厘米的阴茎让雅仪痛得死去活来。鲜红的处女鲜血和白浊的精液随着大个的抽送从阴道口与阴茎的缝隙里淌了出来,看到这些,大个更加兴奋,他以每秒一次的速度享受着雅仪的肉体。雅仪痛苦地在他的身下扭动着,试图避开那凶狠的冲击,她的身体早已是香汗淋漓,一头长髮被汗水打湿,沾在了白色的床单上。大个的冲击丝毫没有减弱的意思,速度也有增无减,粗大的阴茎在雅仪柔软温暖的阴道里放肆地抽插着,让雅仪倍受折磨。可是这个禽兽怎么会考虑雅仪的感受,半个小时之后,大个终于满足地在雅仪的阴道里射出了罪恶的象徵,雅仪的阴道早已承纳不了这么多的精液,多出来的精液沿着雅仪的阴唇缓缓地流了出来。大个鬆开了抱住雅仪双腿的手,拔出了自己的阴茎站到了床边。雅仪的双腿无力地垂到了一旁,床单上红色的印记证明她的贞洁已经被这群民工毫不留情地夺走了。几近昏迷的雅仪依然嗫嚅着:

「疼——不————啊————疼啊——不啊———好痛————受不了——」

看着眼前这样一个性感玉女,狗子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色心。他猛地向床上的雅仪扑了过去,把雅仪左边的乳头含进了嘴里,两只手则摸向了雅仪的下身,开始一根根拔下雅仪浓密的阴毛。阴毛的被拔令雅仪从大脑里的一片混沌回到了现实之中。她的大眼睛惊恐地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狗子,嘴里因为疼痛而哭叫着。狗子见雅仪清醒了,就擡起了头,冲着雅仪说道:

「姐姐,你的奶子好大哦,毛也好多,我替你拔光吧。」

没等雅仪回答,狗子就攥住了一大把阴毛。在雅仪的惨叫声和狗子的笑声中,那把阴毛就被狗子狠狠地拔了下来。可是这样狗子还不过瘾,他把雅仪翻了过来,让雅仪用四脚着地的姿势等待着自己的插入。狗子又把房间里的两个大更衣镜搬到了雅仪面前,这样雅仪就能看到狗子的每一个动作。狗子一边把勃起的阴茎对準雅仪流血不止的阴道,一边对雅仪说:「姐姐,你看清楚哦,我马上就要强姦你了。」雅仪惊恐地看着镜子里那根又粗又长的阴茎慢慢接近了自己的身体,忍不住大叫了出来:

「不——不行啊————求你————饶过我————啊—————————」

雅仪眼睁睁地看着狗子的阴茎进入了自己已经红肿的阴道。紧跟着下体便是一阵巨痛。狗子的阴茎一下子就挺进到雅仪阴道的尽头,他的双手抚摩着雅仪曲线玲珑的身体,下身的阴茎也开始了前后的动作,狗子的阴茎不断摩擦着雅仪的阴唇,充血胀大的阴唇紧紧包着这根一切痛苦的来源。由于镜子的缘故,无论是狗子还是雅仪都可以清楚地看见一根粗黑的阴茎在雅仪的阴道里抽动着,这让狗子格外兴奋,也让雅仪感到更大的痛苦和羞耻。雅仪知道自己正在被一个比自己更小的男孩子强姦,他正在自己身后抽动着阴茎,满足着他强姦一位青春靓丽性感的姐姐的慾望,想到这里,雅仪的脸羞得通红。狗子可不管雅仪在想什么,他一个劲地用力把自己的阴茎挺到雅仪阴道的最深处。他的心里十分兴奋,这样强姦一个比自己还大的发育良好的姐姐,他还是第一次。半年前他曾经和三个年龄相仿的小民工一起把一个10岁的城市小女孩劫持到废弃工地里轮姦,可是这次的感觉和上次截然不同,上次他只是享受了小女孩的紧窄阴道,并没有对女孩的身体产生太大的兴趣,因为小女孩的身体还没有开始发育,屁股和乳房都很小,短小的阴道甚至不能让狗子把整个阴茎全部插入。狗子看到赤裸的小女孩并没有产生急切要强姦她的想法,仅仅是在她身上发洩了一下自己的慾望。这次的女体比上次不知道要强上多少倍,成熟的女孩竟然如此令人动心,阴道也比小女孩更加容易让人洩出来,想到这,一种想射出来的慾望突然直冲狗子的大脑。狗子连忙拔出了阴茎,定了定神,又重新狠狠地插进了雅仪颤抖着的身体。雅仪原以为狗子的淩辱已经结束了,冷不防狗子再次直插自己阴道的尽头,原本已经鬆弛的阴道壁因为阴茎的再次入侵而再次紧绷。狗子的双手已经不满足于抓住雅仪的细腰,他的左手摸向了雅仪的左乳,右手则尽情地拍打着雅仪圆润的屁股,「啪、啪、啪」的声音让狗子的阴茎更加用力的耸动。可雅仪怎受得了这种虐待,狗子的手掌

每一次落下都在雅仪白嫩的皮肤上留下一个红红的掌印,让雅仪痛苦不已。狗子一连打了十多分钟,雅仪的双臀布满了他的掌印,屁股被他打得通红。看到这样的画面,狗子激动地开始用左手用力地挠雅仪的乳峰,抽插地更加疯狂,一个不留神精门一鬆,又一股精液便射入了雅仪的阴道。可狗子在射精以后并没有满足,他把位置让给了扑过来的第四个民工,自己则扶起了雅仪的上身开始吮吸雅仪被他挠得开始渗血的乳房……

「啊————不——————疼死了————放过我————啊——————」雅仪的惨叫再一次响彻整个房间……

这一晚,雅仪被五个男人一遍一遍地强姦,其中还包括那个比自己还小的狗子。这五个人一共在她白皙性感的身体上强姦了五轮。雅仪清楚地记得其中一次,她的口腔和阴道都被人插了进去,两只手也被迫为两个人手淫,那个狗子还凑过去「吸奶」……等到太阳再一次升起的时候,雅仪已经被民工们姦淫得不成样子,床单上到处是红色的印记和男人的精液……

…………

到了第二天的早上,这群禽兽终于暂停了他们的动作。刀疤让民工们把这个屋子里的食物吃了个精光,又到楼外很远的一个饭店叫了一些外卖以补充他们失去的能量。等他们酒足饭饱,便把四个女大学生集中到了宽敞的客厅。婉莹被阿龙从浴室里步履蹒跚地带了出来,雨薇被小黑直接从桌子上一把掀了下来,雅仪被狗子掺了出来,最可怜的就是晓雯,由于下体流血不止,她已十分虚弱,可歹徒们还是把她从屋子里拖了出来。四个女孩被扔在了客厅的地板上,刀疤让阿庆给她们拿来了四碗米饭放在地板上,然后又叫来了四个民工,让他们把精液射在了米饭里,然后强迫着女孩们吃下去,那股腥臭的气味让每个女孩都作呕不已,可是刀疤把匕首架在了她们脖子上,依次逼着她们把米饭吃进了肚子里。吃完了饭,刀疤又把她们擡进了浴室,让民工们给她们洗澡,民工们的手不住地在女孩们的双乳、大腿、阴部游走。在这既是洗浴又是猥亵的过程结束后,女孩们重新被扔在了客厅的地板上,这次刀疤站在了雨薇旁边、小黑搂住了晓雯,光头吻住了雅仪,麻脸更是急不可待地把阴茎狠狠插入了婉莹的阴道。客厅内四个女孩的惨叫此起彼伏,民工们的阴茎轮流在女孩们的身体里抽插着,飞仔还不时拿着光头的数码相机拍下张张不堪入目的照片,就这样,女孩们又被轮姦了一天一夜……

当民工们终于离开的时候,女孩们互相搀扶着走进了浴室,努力清洗着民工们留下的罪恶。然后婉莹、雨薇和雅仪又擡着下体仍然流着鲜血的晓雯走向了几百米外的医院。当这一切都结束之后,几个女孩抱头痛哭,她们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惨剧会发生在她们身上,可是噩梦还远远没有结束……

三周之后,女孩们收到了一封信,信里面就是那天她们被强姦时的照片,其中一张照片后面写着几个歪歪扭扭的字:「你们会知道应该怎么办的。」她们沈默了,如果报警毋庸质疑那些照片一定会被散发出去,这岂是几个年轻的女大学生所能承受的?最后,她们按照信封上的地址,找到了写信的刀疤,準备忍受那接下来的无尽痛苦……